行业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产品中心>>

资本进入医院行业:美食or毒药?

作者:中国医疗产业报道 发布时间:2014-1-16 21:34:33 浏览次数:1127
导语:所谓复星、华润、中信这三大家族在做医院投资时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借用本山大叔给“蚁力神”做的广告词:“谁用谁知道!”。医院投资也一样,谁投谁知道。
  根据一组权威部门的统计数据,在中国各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的大背景下,尚有为数极少的行业产能严重不足,以至于在服务提供者和消费者之间形成了严重的对立,医院便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2011年的医疗行业产能现况:中国的医疗支出占GDP的5.1%,总床位数370万张,其中公立医院324万张,人均医疗支出206美元,仅高于印度的74美元,而2001到2011年中国的人均收入增长了3倍,每千人拥有的床位数3.5张,世界平均水平为6.7张。
  看到这样的产能状况,再加上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20年的医疗健康行业的8万亿规模的预测,以及到2020年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14%的老龄化社会预期,那些活在水深火热的产能过剩行业的资本,那些因找不到增长前景可靠的项目的金融资本,眼前一亮,梦寐以求的蓝海不就是医疗行业吗?
  紧接着,2013年10月国务院颁布的40号文《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象一剂生猛的春药,催动各路资本集体发情,纷纷高调表态,誓言收购500家医院,收购100家医院,砸300亿,砸50亿,等等。似乎谁要是表态不拿出上百亿的资本砸进医院,都不好意思跟人提自己是做医院的。甚至于一些不明就里的媒体把平安这个几乎没有在医院行业下过任何单的金融投资者列为医院投资的四大家族之一。
  事实上,所谓复星、华润、中信这三大家族在做医院投资时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借用本山大叔给“蚁力神”做的广告词:“谁用谁知道!”。医院投资也一样,谁投谁知道。
  对于身处一个已经有2万亿人民币规模,2020年将达8万亿规模的大馅饼中的行业性投行机构,我们似乎应该发表大力支持各路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的报告,描述该行业上不封顶的增长前景,描述该行业正如麦肯锡顾问忽悠的那般没有竞争的蓝海,循循善诱,因为只有资本进入这个行业,我们的赢利才有保证,我们的幸福感也会越来越强。
  但是本文还是想以一句古老的英语谚语作为中心思想,因为我们的幸福感,必须是和他人一起幸福,或者他人先于我们幸福,而不是去劝诱别人经历痛苦令我们幸福。
  “A person's Food, is another man's poison”
  一个人的美食也许是另一个人的毒药
  美食还是毒药,馅饼还是陷阱,完全取决于你消化系统的消化能力和适应性。
  理论性的玩意儿,大家辩论辩论,结局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我想说的案例,很鲜活的案例,其中有垂死的、半死不活的、生机勃勃的各类案例。
  有几个案例,性质是一样的,最初投资者在别的行业(大多是房地产、传统制造业、医药或医疗器械销售行业)赚到第一桶金,便有冲动做一家百年老店,思来想去,觉得医院肯定会成为百年老店,因为每个人都可能生病。在如此朴素的投资理论的指导下,带着圈地的本能念头,大规模圈地造房子,进口昂贵的医疗设备,当然,这些肯定是背了一屁股债的。然而,投资者对医院行业的自身规律懵懵懂懂,还没见到赢利的曙光,就被压死在银行的利息里。有些没死的,也是艰难度日,每年更换院长或总经理。
  现在我们在市场上经常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投资者,很兴奋地告诉我们,又圈到一块医疗用地,或者又有地方政府愿意合作一起建医疗产业园。不知道他们是把病人看好病作为目标,还是建一个漂亮的医院给患者看作为目标。
  医院对他们来说,不再是美食。
  我们也看到过毒药变美食的投资案例。
  医院最初的投资者,完全是一个外行,但基于某种因缘,建了一个医院,一直半死不活,后来新加盟一位骨科领域专家兼院长,成为合伙人,不到几年功夫,将一个年收入几百万的接近破产的医院,带到年收入近3亿元的中等规模综合性医院,该医院已经拥有很强的地区影响力。
  我们还看到过纯美食的投资案例。
  几位房地产行业的投资人,联合一位资深的外科专家兼院长,志趣相投,脾气也搭配,和和气气,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年收入2000万的社区医院,几年功夫做到年收入4亿的接近三级医院的规模,重要的不是经济指标,而是患者对该院的满意度,更重要的不是患者满意度,而是员工对该院的满意度。这个医院保持稳定增长的同时,保持了极低的员工流动率。
  在并购领域,我们看到过美食变毒药的案例。
  投资者收购了医院,收购时采取对赌协议的方式,要求被收购的原始股东承担未来5年的业绩承诺,但是新大股东进入后,并不安分,不停地折腾、更换原始经营团队。最终导致大小股东起矛盾,医院陷入混沌,原本经营还不错、文化环境很好的医院,变成权力和利益的角斗场。作为一个金融业者,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经营控股权转移后,大股东要求原股东也就是失去了人权财权事权的小股东承诺未来业绩,其理论依据和现实依据是什么?能不能有更荒唐的事情在我国出现呢?
  有些并购虽然没有对赌协议,但新的控股股东缺乏授权机制,深一脚浅一脚地胡乱踏入被收购医院,照搬照抄自己在制造业或房地产行业的成功经验和做法,肆意妄为,违反医疗行业规律,医院被搞乱之后,只好不停地更换院长,见到最疯狂的投资人会半年换一个院长,进入恶性循环。
  美食还是毒药,是辩证的,也是变化的。
  借用佛祖的话结束本文,“不要相信你的眼睛”。
  你看到别人在享受的美食,很可能就是你的毒药。你看到别人在吃的满口毒药,你收购之后也可能成为你的美食。
  把美食变为毒药,只要会捣乱就可以了。
  把毒药变为美食,却需要胆识、经验和智慧。